隐姓埋名30年,一生只为核潜艇 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2019-11-13 10:53:23

来源标题:匿名

“共和国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是国家最高荣誉。我非常荣幸成为共和国勋章的推荐候选人。核潜艇是强大的国家协调和集体智慧的结晶。我只是其中之一。荣誉应该属于集体。”

几天前,“共和国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建议候选人被公布。在推荐的八个“共和国勋章”候选人中,中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黄旭华就是其中之一。“面对面”记者在武汉采访了95岁的黄旭华。

要参加这项工作,一个人必须是一生不为人知的英雄,就像水下的核潜艇一样。

20世纪50年代,美国第一艘核潜艇鹦鹉螺号下水进行试验。由于其在现代战争中的重要战略地位,一些主要的国际军事大国加快了这种新型武器的发展。为了能够有效地对付西方列强的核讹诈,1958年,中国的核潜艇项目正式成立,这是中国的最高机密。34岁的黄旭华加入了“核潜艇总体设计团队”,是首批开发核潜艇的29人之一。

黄旭华:首先,如果你进入这个领域,你就不能出去工作一辈子。如果你犯了错误,你不能出去。你一出去,就泄露国家机密。如果你犯了错误,你就呆在这里清理。第二,决不能披露该单位的名称、地点、任务和工作性质。第三,当一个一辈子默默无闻的英雄,不出名的普通科学家,他一有结果就把话题打开,立即宣布,和我们核潜艇在世界上的工作是一样的,保密性非常严格。有人问我你是否能忍受。我说我能忍受。参加核潜艇工作,我就像一艘核潜艇。我不想在水下出名。

从头开始,算盘加秤,本土方法开发中国第一艘核潜艇

核潜艇是一项复杂而庞大的系统工程,其开发难度远远大于非常规潜艇。包括黄旭华在内的研究人员从未见过核潜艇是什么样子。中国的核潜艇工业从零开始。

为了尽快发展中国自己的核潜艇,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将核潜艇的发展纳入国家战略,打破了常规造船程序,采取了研究、试验、设计、基础设施和生产的“五边”政策。

黄旭华:我们的工作是在贫困和贫穷的基础上开始的。陈毅说,如果你把事情解决了,我,外交部长,就能做到。

记者:你怎么理解他?

黄旭华:很难说话。没有这种力量,我们的国家在世界上就没有地位。

在当时的条件下,黄旭华等人想出了许多本土的方法来解决尖端技术问题。没有计算机来计算核心数据,他们使用算盘和计算尺,甚至使用愚蠢的逐点称重方法来解决核潜艇的重心问题。

黄旭华:核潜艇包括5万多件、几千米长的管道电缆和1000多吨钢。当潜艇上有这么多东西组合在一起时,很难保证重心处于最佳位置。我们没有更先进的计算方法。我们用算盘来计算。整个形势的每一个变化都需要一个新的计算,这个计算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们的同事没有抱怨,而是咬紧牙关努力工作。我们在卧铺入口处放了一个磅秤。任何把它拿到卧铺上的人都必须称重。所有的重量必须和我计算的一样。如果他们被带走,他们必须登记。如果重心不一样,必须立即调整。

1970年12月26日,中国第一艘鱼雷攻击核潜艇“401”神秘发射。1974年8月1日,“401”艇正式交付给海军,并纳入人民海军的战斗序列。这是世界核潜艇历史上罕见的速度:发射后三年,发射后两年,发射后四年。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仅次于美国、苏联、英国和法国。

潜水数百米,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参加深潜试验的核潜艇总设计师。

1988年初,我国核潜艇的发展迎来了按照设计极限在南海进行深潜试验的关键一天。考试前,学员宿舍里经常响起“血染优雅”的歌曲:“也许我会说再见,再也不会回来了。你明白吗,你明白吗?”悲剧情绪无处不在,有些人甚至偷偷给家人写了一封遗书。

士兵们的不安情绪与美国一艘核潜艇的极端深潜试验有关。1963年,美国核潜艇长尾鲨(Long Tail Shark)在极端深潜试验中发生事故沉没,船上129人遇难。

在之前的核潜艇建造过程中,黄旭华和他的同事们通过严格的检查验收方法和三个月的质量审查,为这次深潜试验做了充分的准备。当得知船上的操作人员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时,黄旭华亲自与他们交谈,让他们对测试的成功充满信心:这次测试不是为了“荣耀”你,而是为了将测试数据完整地带回来。在研讨会上,他宣布他将登上船,和每个人一起参加深潜测试。

黄旭华:他们说总设计师的任务是坐在水上的指挥船上。你在下面干什么?我说过我会下去的,如果在测试过程中出现任何异常现象,我会及时协助救援船只,并采取措施防止事故及时扩大。作为总设计师,我将对这艘船负责到底。我不得不在没有考虑任何其他个人问题的情况下下去。

64岁的黄旭华是世界上第一位参加深潜试验的核潜艇总设计师。在深海潜水测试那天,在中国南海地区,有微风和海浪。“404”号船就像一条黑鲸,缓缓下潜。随着深度的增加,钢板受到巨大的水压,发出咔哒声。黄旭华冷静沉着的指挥给了每个人无限的信心。

最后,“404”艇到达水下极限深度,成功完成预定的深潜试验,整艘船沸腾了!“锣鼓声和鞭炮声”打破了海军航站为庆祝这一历史性时刻而禁止燃放鞭炮的惯例。黄旭华当场写道:“一个身穿花甲的赤翁,与赤子一起探索龙宫,惊涛骇浪,尽情享受”。

黄旭华:这些话反映了我在核潜艇上的职业生涯。一个是愚蠢的,另一个是快乐的。志,痴迷于核潜艇,献身于核潜艇事业我毫不后悔。快乐,享受它,乐观地对待一切。

我已经30年没回家了,也没有最后一次见到我父亲。每年冬天我都戴着妈妈留下的围巾。

由于核潜艇的开发是最高国家机密,从1958年到1988年的30年也是黄旭华匿名的30年。

1957年元旦,黄旭华回到家乡看望家人。他答应妈妈他会“经常回家”。然而,包括他自己在内,家里没有人能想象到离开后要花30年才能再次见面。1958年工作调动后,他只能通过邮件与父母联系。他的父母多次写信问他在哪个单位工作,做什么工作,但他总是避免回答。他父亲去世时,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没有最后一次见到他父亲。

黄旭华:我父亲突然去世了。那时,邮局给我发了电报,但我也回不去了。我没有向组织提及此事,但我知道,我自己也接受了。

许多亲戚抱怨黄旭华长期缺席。我的弟弟妹妹们说:从三哥大学毕业后,我忘记了我的家和父母。黄旭华的母亲反复说:三哥不是这样的!然而,在30年未能回家后,我母亲不可避免地不明白。

1987年,《文汇报》第二期发表了报告文学《一个杰出但无名的生命》,讲述了一位核潜艇总设计师为中国核潜艇事业埋单30年的故事。黄旭华给他妈妈发了一篇文章。虽然文章中没有提到他的名字,但他写了“他的妻子李世英”。老母亲知道这是她的第三个儿媳妇。文章还没写完,老人就哭了。

黄旭华:当我母亲得知我从事核潜艇工作时,她感到自豪。她给她的后代打电话说,“每个人都应该理解和明白三哥在做什么。”理解和理解传到了我的耳朵,我真的哭了。我说我儿子为他们感到难过。我没有成为一个好儿子、好丈夫或好父亲。核潜艇对我来说就是一切。不能说我对我的家庭没有感情。我欠父亲和母亲,我的爱人和女儿,还有我一生中无法偿还的爱情债。有人问我,为什么你能坚持这么多?我说过一句话:对国家的忠诚是对父母最大的孝心,这一直在我心中。

1988年,黄旭华借出差深圳大亚湾核电站的机会,终于在分居30年后回到了他的家乡广东海丰。这位93岁的母亲终于等了她的第三个儿子。

黄旭华:我妈妈去世后,我给她带了一条旧围巾。每年冬天,我都会戴上妈妈的围巾。我觉得自从我戴上这条围巾后,妈妈就一直陪着我。我真的很想我妈妈。

这位95岁的老人仍然坚持为新一代核潜艇设计师当啦啦队长。

如今,黄旭华已经95岁了,他把一生都献给了核潜艇。他一只耳朵听不清楚,但他的腿和脚仍然很锋利。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和中国船舶工业719研究所名誉所长,黄旭华仍然每天到办公室继续工作。

黄旭华:虽然我现在老了,已经从前线退役,但我觉得我的责任还没有结束。世界上的技术竞争非常激烈,最激烈的竞争是国防科技领域。在比赛中,如果你落后,你会被打败,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已经95岁了,人们说你不应该去上班。我说我仍然有责任。我现在的责任是成为新一代的啦啦队员,让他们振作起来。

时时乐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广西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