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项无缘“桃李满天下”的事业,校长这样说……

2019-11-11 15:55:50

来源标题:匿名

来源:中国新闻社微信公众号

教师节刚刚过去,老师们收到了学生们的祝福,但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能享受到“全世界桃子和李子”的快乐。在上海旗芝学校,有一群从事特殊教育的教师几十年来一直在帮助特殊儿童融入社会。

上海闵行旗芝学校学生的智商低于50。除了简单的智力迟钝,更多的儿童还患有由各种染色体异常引起的多种类型的残疾,如脑瘫、自闭症和唐氏综合症。

旗芝学校的史晓青就任校长时才32岁。她以前从未在师范学校做过任何特殊教育。

她刚到学校时,学校只有五名华东师范大学特殊教育系的毕业生。其他教师已经从普通教育中转学。如何做好特殊教育对校长和教师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从想放弃到特奥会一等奖

郑坤最初就读于一所普通学校的小学。经过4年的学习,她的学习困难、学生的蔑视和父母的失望使她变得胆怯和不确定。她整天低下头...进入旗芝学校后,她加入了学校雪鞋训练队。2017年春节后,她跟随江小姐到河北进行国家培训。作为独生子,她第一次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南方的女孩仍然不得不面对北方零下21度的严寒。

集训后,郑坤再也坚持不住了。然而,她不敢当面放弃,直到晚上她妈妈洗澡的时候,她偷偷拿着妈妈的手机告诉老师姜伟新,“郑坤不想参加训练,所以她必须放弃!”当郑坤的微信被发现是她自己发送的时候,老师给了她指导并联系了她的母亲。

郑坤终于恢复了信心。13岁时,她代表中国进入奥地利,在女子100米雪鞋决赛中获得第一名,在第11届中国冬季特奥会雪景比赛中获得第一枚金牌。

"所有特殊的孩子,他们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史晓青说,“语言是人类交流最重要的工具。语言发展缓慢是中重度智障学生的常见问题。教育者需要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补救措施。只有通过解决语言问题,他们才能解决学习和生活中的问题。”

特殊教育要求因材施教。

旗芝学校的学生中有几十名已知的残疾人。唐氏综合征、自闭症、脑瘫、癫痫和精神行为障碍是学校中常见的残疾类型,上海甚至中国都有许多罕见的疾病。不同的特殊儿童需要根据他们的能力进行教育。

陈浩文是旗芝学校嬴稷班的学生。他出生后三个月失去了母亲,父亲患有慢性病,无法照顾自己。他从小就和祖父母住在一起。

他会说话,但他从不与任何人交流,而且他特别叛逆。他经常生气和发脾气。他甚至每次都打两个老人。他经常毁坏家里的各种东西。没有幼儿园或学校愿意收留他。

到达旗芝学校后,嬴稷带着文汶和她的孩子去博物馆看展览,去电影院看电影,给文汶母爱。每次活动后,文汶都会开心几天。

文学的善意也回报了老师的爱。当文汶看到他家里有一包人参时,他立刻捡起来说:“纪老师身体不好。请把它给纪老师当食物。我还需要学习如何煮汤。准备好了请给纪老师。”

在老师的指导下,文汶养成了尊老爱幼的好习惯:在家给爷爷洗脚,出门时帮奶奶过马路,在公交车上给老人让座。为了减轻祖父母的负担,他现在独立骑车上学和放学。今年的教师节,文汶用奶奶的吉他唱歌。我祝老师教师节快乐,老师和家长都非常满意。

自2018年9月起,旗芝学校率先开设马术课程,有四名学生接受了评估小组教师的评估。这四名学生中有一名患有自闭症,两名患有脑瘫,一名患有唐氏综合症。每周一下午,他们将去马术中心与爱子马、爆米花和公主公主一起度过马术时间。

对李湘、小胡、宣萱和陈晨四个孩子来说,每周去骑马是最快乐的事。跪在马背上寻找平衡,在马背上搜身,完成指挥动作,孩子们的每一个即时康复训练都是锻炼和成长。

孩子们最终应该融入社会。

“智力残疾儿童也应融入社会,支持生命的尊严和希望,并保护他们在社会弱势群体中接受公平教育的权利。”石小青说。

2017年9月,在旗芝学校接受教育和康复12年的自闭症学生徐斌留在学校工作。九月的第一个工作日,徐斌的妈妈来到学校,拉着史晓京的手,流着泪说:“我没想到斌斌能去上班挣钱养活自己。谢谢你!”

徐斌在旗芝学校学习和生活了14年。2005年,史晓青进入旗芝学校任校长。与此同时,徐斌也以学生的身份进入了学校。从幼儿园开始,他在这里完成了学前教育和九年义务教育,外加两年职业教育。他已经在旗芝学校工作两年了。

职业教育完成后,徐斌开始在旗芝学校系统外工作。这是中度自闭症儿童第一次能够在企业或机构工作。

当我刚到旗芝学校的时候,每当徐斌情绪波动的时候,班主任王老师就会让他在黑板上画画来稳定自己的情绪。他还为徐斌设立了许多小职位,收集废纸、送报纸、印刷和在学校举办大型活动。自闭症儿童的社交技能相对较弱。这些小帖子可以训练孩子与好老师交流,从而提高他们的社交技巧。

2010年,史晓青和他的老师发现自闭症儿童在新生中的比例逐年增加。到目前为止,学校里三分之一的孩子是自闭症儿童。为了让这些孩子更好地康复,他们成立了一个特殊的康复小组:明星工作室(Star Studio)。

史晓青认为,没有爱心的特殊教育团队是不可想象的。他们每天都面临着负面能量群。许多儿童容易遭受暴力并患有精神疾病。教室里每天都充满了喊叫声、哭声和排便声。

老师不仅是老师,也是护士、阿姨和保姆。没有坚强的心理,就没有办法坚持下去。只有当他们真的爱这些孩子和这份工作的时候,他们才能十年不悔。

史晓青说,特殊教育是一种没有机会“让世界充满桃子和李子”的职业,但她没有遗憾,为了孩子,她会坚持下去。

八大胜 福建十一选五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